關於邀稿
不好意思!目前不接受邀稿,想休息一陣子,謝謝。 邀稿前請先看:[邀稿須知] 有關廠商邀稿的五四三

 

2018.03.09

Mindfulness Yin Yoga TT Day2

回頭看看今天的筆記,發現自己的紀錄看似雜亂,但其實都圍繞著一個主題「允許」。

老師說每個人記錄的筆記內容會差很多,所以也許對我這個就算沒人要求也很容易自我設限的人來說,允許是件很奢侈,而且需要反覆提醒的必要存在。

課堂上有同學發問,在教學過程曾遇到一個同學怎樣練習都沒有感覺,可是他觀察對方,明明對方身體就很緊啊?可是為什麼沒有感覺呢?不禁深感疑惑。

老師回答,不能感受身體的人,也許背後有創傷的故事。我們不知道他的生命歷程是怎樣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老師能做的,就是多一點專注給他,保護他不要受傷,而不是一直急著好心想幫忙他去找到感覺,不停的調整換方法。你沒有感覺?那換這樣呢?還是那樣呢?

重要的是要讓同學知道,他隨時可以提出請求幫忙。

讓同學知道自己被「允許」可以提問,給他放犯錯、自我探求的空間,讓學生以他的方式發展。

給對方空間,也是給自己的修煉。

去反思自己面對問題時,是否能給予對方跟自己不一樣反應的空間。

老師舉了個很生動的例子,說牧羊人放養羊,是在一定的範圍內放養,可是不會壓著羊的頭去說:「吃,你給我吃。」規定羊兒只能吃眼下你指定的這一個小小區域。

說的可能是課堂上與學生的互動,但是總覺得也很像教養子女、面對家人情人朋友的態度一樣。

說到這,很想說個題外話。

其實身體太緊繃的人,有時反而鈍感,不見得像大家想像的,很緊繃的人隨便動一動就有感。

以我自己為例,我從小到大都是肩膀異常緊繃的人,尤其在上班以後,滑鼠電腦用太多,僵硬的程度是去按摩,師父都會驚嘆的誇張程度。

很緊,但不知道怎麼放鬆,最喜歡的是手勁大的按摩師父,用超強力按壓,我才有「被按到」的感覺。

然後,怎麼按都不會痛。

甚至,師父說我的肩膀連按完也都不會鬆(雖然我自以為有鬆啦),可師父說他摸起來的感覺,按了一個小時後與一個小時前,差別微小到可以不計。

繃緊的很習慣的人,其實根本很難體悟自己的身體,就算有外力幫忙放鬆,改變可能也很有限。

我很喜歡今天課堂中老師說的另一個形容「他需要『融冰』的時間。」面對這些狀況只能像等待冰塊融化一樣,要有耐心。

至於我的身體什麼時候開始有改善?

從開始規律運動之後。師父才說,他終於覺得我按前按後有差別了。

然後練習內容從健身房有氧、重訓再轉換成瑜伽之後,才慢慢的懂得意識自己的身體。

不是哪裡緊按哪裡或者是哪裡弱練哪裡的問題,而是平日的身體知覺需要提高,感受肌肉的啟動跟放鬆、皮膚的流動跟走向,反覆提醒自己要拋棄慣性的提肩習慣。

這個路,走的很長,是以年計算的少許變化。

自我覺察的學習,很難。

但只要體悟到了,是誰也拿不走的寶藏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歐巴桑少女心 ♥ LULU ♥

LULU 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Shawn Chang
  • 有規律的運動真的有差,一開始練瑜珈也不習慣,但後來身體慢慢適應這個痛楚了